首页 > 科技 >

长电科技遭索偿罗生门 “中芯系”入主尚存历史问题

时间:2020-05-07 22:35 阅读: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2018年,芯动公司因质量问题,拒付长电科技1300万美元的封测服务费。长电科技随即扣下对方的大量芯片,要挟芯动公司“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2年后,芯动公司决定起诉长电科技。令人惊讶的是,长电科技发布的《严正声明》和芯动公司回应的《澄清公告》讲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故事。

一部商业社会的“罗生门”,就此上演。

作为“国家大基金”的掌上明珠,长电科技一度成为2019年最热门的科技股之一。然而最近公司却遇到了麻烦。

5月1日,电路集成封装测试服务龙头长电科技依托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严正声明》,对此前市场颇为关注的与客户“芯动公司”纠纷进行回复,长电科技认为该公司因自身经营不善,试图质量理由施压长电科技,属于商业欺诈行为。5月3日,芯动公司发表声明,称公司与其他封装厂封装费用远高于纠纷金额,没有必要进行商业讹诈。

此前4月30日,长电科技发布了一则诉讼公告。公告显示,长电科技被客户“芯动公司”起诉,要求索赔2500万美元(约1.75亿人民币)。该数额差不多是长电科技2019年净利润的两倍。长电科技已于4月30日收到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书》。

芯动公司是一家虚拟货币矿机的提供商。根据公司官网自述,芯动公司为国内唯一获得全球五大顶尖半导体厂(SMIC、GF、Samsung、TSMC、Fujitsu)签约合作的IP伙伴,为华为海思、中兴通信、Cypress、Microchip、瑞芯微、AMD等一流设计公司的重要技术提供商。

从2017年8月起,芯动公司委托长电科技的子公司星科金朋为矿机芯片进行封装。2018年3月,芯动公司发现长电科技所封装的芯片存在质量问题,便拒绝支付800万美元的封装服务费。至当年6月,应付的服务费已累计至1325万美元。

双方各执一词原属纠纷标配,但长电科技的纠纷却来得不是时候。受集成电路产业周期影响,长电科技虽连续三年营业收入在230亿以上,但净利润均处在微利甚至是亏损的状态。2020年年初芯片供需向卖方市场倾斜,价涨需求致使长电科技一季度净利润大增。

各执一词

针对“合理索偿”还是“商业欺诈”,长电科技与芯动公司主要围绕三各自论述。

首先,长电科技认为芯动公司伪造了虚假商业文件,芯动却表示公司合法合规。

长电科技在《严正声明》中表示:“芯动公司提供了虚假伪造资料,夸大了注册资本,篡改了股东身份信息,从而骗取星科金朋的商业付款信用。”而芯动公司在《澄清公告》中回应:“我司是一家注册注册于萨摩亚的公司,主体资格完备,委托长电的子公司封装芯片,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

其次,长电科技认为2018年矿机市场不景气,芯动却表示公司“订单量持续爬高”。

长电科技在《严正声明》中表示:芯动公司在遭遇矿机市场不景气后,为拖延货款而提出所谓的“质量问题”。而芯动公司在《澄清公告》中回应:整个市场2018年3月到8月期间,此类产品出货量较历史规模整整翻了一倍,创造历史新高,而不是出货停滞。

而在技术层面进行追责,双方亦各执一词。长电科技表示我司加工环节无责,芯动却说长电科技第一时间承认了封装问题,并以封装可靠性弥补方案和相关人员承诺协商赔偿损失为由进行反驳。

有观点认为,双方的交锋点,究竟是基板出现问题,还是加工基板的技术出现了问题。长电只提供后者,基板有其他的厂商进行提供。这也是长电声明中强调“我司加工环节无责”的原因。这句话的潜台词或许是承认整体存在质量问题,但不是长电加工的责任。

提前计提芯动坏账?

而在应对纠纷进行的财务处理上,长电科技似乎较早暗示针对芯动公司应收账款应不可抗力无法回收,并较早计提了该笔坏账。

公开资料显示,芯动公司从2018年3月开始拖欠服务费,而长电科技却疑似在2018年财报中,对芯动公司的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当年的财报显示,在“金额重大并且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项目里,计提了9000万的坏账,集体坏账比例为100%。该金额与芯动公司所拖欠的1300万美元的金额十分接近。

来源:长电科技2018年年报

根据长电科技2018年年报,公司自身对账龄1年以下应收账款计提5%坏账准备,对子公司星科金朋1年以下应收账款不计提坏账准备,对一年以上逾期则全额计提坏账准备。芯动公司坏账或不满足上述账龄计提条件。

如以不可抗力为由采取提前计提坏账的措施,长电科技或认为芯动公司已经存在经营不善甚至出现破产可能。但芯动公司截止目前仍处存续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在长电科技所谓的矿机市场不好的年份,芯动公司和三星达成了合作。三星所负责的是芯片封装的上游环节,芯片由三星这些代工企业制造后,再交由长电科技这样的封装公司进行封装测试。

根据当时的信息。芯动公司委托三星代工制造芯片,芯动的比特币矿机芯片将采用三星的低功耗FinFET技术,并且,使用此芯片的下一代比特币矿机已经量产发货。

芯动公司既然没有破产,并且还在和三星继续开展业务,那么,倘若只是因为资金周转不过来而拖欠账款,长电科技理应采取账龄法计提坏账。

长电科技究竟是认栽,还是不认账呢?芯动又为何要在两年之后发起诉讼?

长电领导团队变更或为诉讼导火索

双方僵持了两年,如今突然要对簿公堂。有分析认为,芯动愿意与合作伙伴撕破脸皮,可能也与长电科技“改旗易帜”有关。

2015年长电科技公告收购星科金朋,同时配套融资引入战略投资者国家大基金和中芯国际。此后,原控股股东新潮集团通过减持,逐渐退出长电科技;长电科技的实际话语权也逐渐由第一大非财务投资者的“中芯系”掌握。

根据长电科技于一季报中披露的持股架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9%股权,第二大股东芯电半导体(上海)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4.28%,经公司披露为中芯国际实际控制公司。

2019年4月,长电科技召开第六届董事会,审议通过了《董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董事长王新潮、副董事长张文义和董事刘铭被换下,由周子学接任董事长,郑力和罗宏伟接任董事。

至此,“新潮系”的所有成员全部退出了长电董事会。长电科技的6名董事中,中芯国际的周子学、郑力和高永刚占据三个席位,大基金副总裁张春生占据一个席位,华芯投资副总裁任凯占据一个席位,以及长电科技本部总经理罗宏伟占据一个席位。

而随着董事会变更,公司CEO也顺势出现变更。2018年9月,“新潮系”掌门人,前董事长王新潮辞任CEO,由长电本部成员李春兴接替。到2019年9月,李春兴又被换下,由中芯系的郑力接替。

有分析认为,芯动公司或担忧长电科技借助实际控制权移交摆脱历史遗留问题。而由于控制权移交产生的信息不对称,由此引发芯动公司“出此下策”。

责任编辑:憧憬

声明:本网资讯大多由网络收集和企业供稿,文章的真实性和准确性由来源网站和企业负责。财经媒体网作为财经信息分享平台,只为传播效果负责,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继续承担甄别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

长电科技

评论

全球电影资讯网 微信公众号欢迎订阅

下一篇:奋达科技:甩掉包袱轻装上阵 聚焦主业拥抱5G发展机遇 返回财经媒体网首页

Copyright © 2016 www.cjmeiti.com 财经媒体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NewsCMS  蜀ICP备15006691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802000383号   

顶部
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